Kwong Wah

Kwong Wah

求助者(中)等人各持在学习整型过程的照片、道具,以及脸颊被植入线状物后的照片,右起张天赐与梁柏耀。
求助者(中)等人各持在学习整型过程的照片、道具,以及脸颊被植入线状物后的照片,右起张天赐与梁柏耀。

(吉隆坡6日讯)35岁华裔单身妈妈为了养家赚取更多收入,而到一间美容学习中心,学习双眼皮、埋线拉皮术与酒涡的微整型手术课程,讵料被游说作为其他少年学员学习埋线拉皮术的“试验品”,在她的脸部植入300条线状物,过后不但感觉脸皮麻痹,还在洗脸时出现线状物脱落的情况,造成她身心受创,还因而需接受心理辅导。

这名求助者也指,中心提供“鸡腿”给她,当作学习双眼皮整型手术。

这名曾姓求助者来自吉隆坡,从事促销工作,她指被游说若要成为美容师的话,自己的样貌也要出众些许,才能吸引目光,讵料事后饱受身心煎熬。

她过后要求有关中心退款不遂,而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求助。

她周五在记者会说,她于5月通过微信网友的介绍,得知峇株巴辖有一间美容课程中心,包括材料费要两万令吉。

- Advertisement -

她在抵步后得知,有关中心有一名来自中国的医生,但负责人兼“助理”,以及其它学员皆是17岁左右,她学习上3项课程时,却被告知自己的样貌普通,需要弄一个样貌较美的脸孔,才能让自己很红和能召到生意。

她问在场的人,是谁为她进行整型手术,但所有人顾左右而言他,仅指中国医生很忙,但会在旁监督。

求助者出示从脸部脱落的线状物。
求助者出示从脸部脱落的线状物。

两个月后,她接受手术时,其它学员在在她的脸部她植入300条线状物,时间从上午到下午时间,她形容虽然较早时有注射麻醉药,但过了麻醉效果逐渐消褪,让她感到疼痛,而她只被涂上保肤霜而已。

“这段期间,他们给我一只鸡腿,叫我用鸡腿作为学习双眼皮整型手术的对象。”

求助者过后感到脸部麻痹,甚至在洗脸时,有线状物从脸皮脱落,造成她的身心受创,需要接受心理医疗。

她也向张天赐求助后,被介绍向一名医生求诊时,被告知若要进行大手术才能治疗好,但有风险及医疗费高昂。她迄今已花费100令吉左右进行正式的治疗。

她过后要求退款,反被告知她习到埋线拉皮手术,以及已从“鸡腿”学习到双眼皮整型手术,因此拒绝退款;她迄今仍没学到酒涡的微整型手术。

- Advertisement -

张天赐说,去年迄今接获15宗整型失败的案件,其中14宗案例求助者是女性,她们是在不符资格的美容中心接受整型,他劝请公众应寻找符合我国资格的美容中心。出席记者会的包括该部法律顾问梁柏耀。

求助者提供接受学员埋线拉皮手术的录影过程,根据她表示,这个片段是让有关美容课程中心用作宣传的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