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林冠英出示剪报,再次指斥卢界燊撒谎,并出示州秘书机构法令证明与槟首长机构法令同模式,强调民政党玩弄不负责任游戏,持双重标准。
林冠英出示剪报,再次指斥卢界燊撒谎,并出示州秘书机构法令证明与槟首长机构法令同模式,强调民政党玩弄不负责任游戏,持双重标准。

(槟城19日讯)槟州首长林冠英再为槟民青代团长卢界燊大动肝火,出示前朝时期设立的州秘书机构(SSI)法令,力证与槟首长机构法令(CMI)为同一模式,诘问后者是民政党成立机构就行,希望联盟成立就不可?

他周一在光大召开记者会强调,实际上各州向来均设有州秘书机构和州务大臣机构(MBI)。只是,由行动党主导的州政府上台后,发现槟州只有州秘书机构。

“所以我们便引用州秘书机构法令,来设立槟首长机构。所以两个机构的法令是同一模式的。那为何民政党就可以?根本是双重标准。”

他更现场出示《光华日报》和《中国报》剪报,指斥卢界燊于6月9日刊于本报言论版“异言堂”以“首长人治槟城”为题的专栏文,内容尽是谎言。

“他文末这样写,以首长爱恶人先告状的个性,如果不是身有……(屎),我看我不要念下去了,很不文雅。说到我好像周身……,不然早就把他告上庭。”

- Advertisement -

他反斥,对方言词是否“要逼我起诉他”?但本身没有这意图,反之只是要追出真相,要对方证明其言论,即太子道地段买卖只属首长一人的决定。《中国报》新闻则是较早前,卢界燊在槟民政党总部召开记者会的新闻内容。

他自言上述课题没完没了,卢界燊由始至终无法举证,卖地槟榔医院是其一人决定。相反,对方一而再要被指控杀人者,自己找出“尸体”自证清白,完全不合情理。

他也补充,卢界燊要求解密州行政府议会会议记录,以证明卖地属集体决定。但州行政议会属槟州最高机构,州政府何能只为证明一个人的谎言,而随意公开会议记录?“如果这样,下次谁都可以随意诬赖,然后不再举证,就随意叫我们解密会议记录?”

他重申,太子道卖地属土地委员会和州行政议会内的14人共同决定,非其一人独断。他也再次抨击媒体报道谎言,并指卢界燊利用中文报,为其报道谎言。他再次挑战卢界燊,举出实际证据以证实其“一人决定”的言论,并斥民政党一再玩弄不负责任游戏。

左起阿德林、李荣祥、黄汉伟、林冠英、石礼兴和陈荣堡呼吁大家踊跃报名。
左起阿德林、李荣祥、黄汉伟、林冠英、石礼兴和陈荣堡呼吁大家踊跃报名。

槟列亚洲“最值得一游”城市

价格实惠、具多元种族文化、宗教、洁白沙滩和宽敞休闲渡假村和街头美食于一城,让槟城获《时代杂志》旗下的《Money》杂志,列为2017年亚洲10大“最值得一游”城市之一。

据该杂志预算的两人一周同游槟州,“实惠价”是约2669美元,折合马币约1万1370令吉。林冠英欢喜宣布,槟州旅游再扬威国际,这次是获《时代杂志》盘点亚洲10大无论风光或“价格”最值得一游的城市时,槟州名列第10。

其他地区包括中国西安、泰国清迈、越南会安、台湾台北、柬埔寨暹粒、尼泊尔加德满都、印尼峇厘、印度金奈和寮国琅勃拉邦。

“Climb to Change A Life” 716于升旗山展开

“Climb to Change A Life”7月16日在升旗山展开,带领40名特殊儿童攻顶,要以攀登激励特殊孩子、开创不一样的人生。

“Climb to Change A Life”在全球拥有1000名义工。上述的升旗山登山活动,由ZY Movement基金会、槟城升旗山机构和The Habitat联办。

ZY Movement基金会主席李荣祥幼子,正是身障孩子。他于2010年成立基金会,目的是鼓励孩子和其他身障孩子,都可透过登山寻找到人生价值,更乐观面对不一样的人生。李荣祥指出,由基金会推动的上述登山活动始于2012年,参与者都需配合5项要求,才算真正做到“Climb to Change A Life”,通过登山、协助孩子们登山,改变生命价值。

5项要求有在家长陪同下登山、有义工辅助登山,登顶后进行小活动、家长和义工分享经验感受,成功登顶的孩子感恩环节。他说,父母和义工们往往在看到孩子成功后,看到希望和不一样子的价值,从而改变自己。身障孩子更能从中学会保持正向,更感恩父母与义工给予的协助。

“Climb to Change A Life”2017年已到访5个国家,包括尼泊尔、中国和越南等。升旗山登山行完成后,参加者也会到访1.6公里的The Habitat’s大自然走道。

有意参加者可登陆www.penanghill.gov.my下载表格,表格可交至升旗山路的升旗山机构大厦7楼办公室。

- Advertisement -

出席者有Nexus Diversified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员阿德林、升旗山机构总经理石礼兴、The Habitat执行董事陈荣堡和首长政治秘书黄汉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