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槟城19日讯)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今早特意到槟州民政党总部前召开记者会,而一早收到消息的民政党州委陈嘉亮也有所准备,挂上两横“吃肥肉的人”的横幅来“恭候”对方。记者会还未开始,双方人马有言语交锋,不过所幸没演变成肢体冲突。

现场至少有3名民政党党员阻止黄伟益在该处召开记者会,其中一名党员多度触碰黄伟益,场面略微紧张。尽管民政党下逐客令,不过黄伟益多次强调是公众地方,对方无权驱逐。在面对阻扰下,黄伟益依然成功开记者会。在记者会结束后,也有两名便衣警察到现,向媒体了解情况。

黄伟益是于周日邀请媒体,出席于周一上午11时在槟州民政党总部前召开的一项记者会。记者会议题是针对民政党最近提出的“解救公正党”做反驳。与此同时,陈嘉亮也在今天的同样时间,在其党总部召开一项记者会。

黄伟益踏入民政党总部前范围后,陈嘉亮立即以福建话讲到:“黄伟益,听说吃肥肉的是你,是吗?”
黄伟益踏入民政党总部前范围后,陈嘉亮立即以福建话讲到:“黄伟益,听说吃肥肉的是你,是吗?”

一般相信,陈嘉亮收到消息后,漏夜特制两幅写着“Cm(首长)派吃吃肥猪肉的人来了”的横幅,挂在民政党总围墙,以“恭候”黄伟益。

- Advertisement -

当黄伟益抵达民政党总部外时,陈嘉亮就以福建话说:“黄伟益,人家说,吃肥肉的是你,是吗?”,黄氏也不遑多让,立即以“你吃肥肉的人才讲肥肉啦!”回应。两人保持5米距离互相对呛,而陈氏也质问黄伟益,新春庙会7万令吉拨款几时要还人,黄氏仅以多次“谢谢”来回应。

在旁的民政党党员则调侃说:“一句谢谢就有7万,我也要!”。不过黄伟益没理会对方,民政党的林氏党员及峇眼达南区部主席吴明华则因此趋前欲阻止黄伟益开记者会。其中,林氏说:“我们没有邀请你来这里开记者会,你有你的服务中心,你停车那边就是你老爸的地,你去那边开(记者会),你脸皮很厚!”

林氏有触碰到黄伟益的右手臂,他也因此提高声量说,“不要动我、不要伤害我的身体!”,之后他提高声量说:“民政党派烂仔来!”。林氏和吴氏仍继续驱赶黄伟益,并奚落他是“傻的”,要选民看清楚所选的国会议员。无论如何,黄伟益最终还是在社青团槟城秘书陈劲达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黄伟益强调,行动党在槟州不曾边缘化公正党,尤其槟州议长及副议长皆是公正党议员。

黄伟益(左2)在(左起)法兹里、吴骏强及陈劲达陪同下,在民政党槟城总部前召开记者会。
黄伟益(左2)在(左起)法兹里、吴骏强及陈劲达陪同下,在民政党槟城总部前召开记者会。

黄伟益:不了解槟首长机构运作

也是民主行动党槟州宣传秘书的黄伟益指,在希望联盟之中,公正党及行动党是平等伙伴关系。“在国阵体系内,马华及民政党还要向巫统叩头,根本无法针对任何议题与巫统领导对抗。”\=

他说,民政党是无脑、无知、无胆和无耻的政党。“民政党时常在在未经审核的下,召开记者会,比如他们根本不了解槟州首长机构(CMI)的运作。”

他也说,槟州首长机构运作跟财政部机构(MOF) 的运作模式是一样的。财政部机构是由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领导,做任何决定都需经过内阁同意,而槟州首长机构也是如此,虽然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为首,一切决定需通过行政议会。

之后,他更列出民政党9大“罪状”,即:该党是不知所谓的政党、靠巫统庇护、发言人不做功课、跟民意脱节、不知人间疾苦、对影响国家的大事不闻不问、党政立场出现分歧、执政时打压马华、只奉承巫统。

黄伟益的“踩场”记者会,也获大马伊斯兰联合会全国主席法兹里出席力挺,强调公正党没遭到边缘化。法兹里提及,在峇六拜州选区,很多乡委会主席都是由公正党、诚信党及土著团结党的党员担任。

林氏多次触碰黄伟益,惟所幸双方没发生冲突。
林氏多次触碰黄伟益,惟所幸双方没发生冲突。

陈嘉亮:“求证”是不是“吃肥猪肉的人”

陈嘉亮指出,他是引述宗联委主席张威如的话挂横幅,以向黄伟益“求证”对方是不是“吃肥猪肉的人”?

陈嘉亮说,张威如早前提及,庙会会被州政府取回主办权,是因为有人垂涎这块“肥肉”所致;而对方指“吃肥肉”的人不是黄汉伟也不是其他人,惟独没提到是不是黄伟益。“既然黄伟益今天来到民政党总部前,我就顺便问,吃肥猪肉的是不是他?”

陈嘉亮也表示,他已淡出政治圈逾1年,原不想让政敌有机会诬赖民政党把庙会与华人传统习俗节庆政治化,既然黄伟益送上门来,他就顺便提醒对方,不要再逃避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宗联委)7万令吉庙会拨款事项。

- Advertisement -

他周一在青年团执委陈佾杰及委员林志坚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促黄伟益若还有半分廉耻,应在24小时内交代清楚,何时要归还欠拖宗联委7万令吉庙会拨款,或何时归还给名英祠。他不理解,州政府2年前答应归还7万令吉至今毫无消息,却可为了向中国银行贷款,火速通过州议会修改宪法?

他抨击州政府无意解决庙会拨款事项,况且7万令吉对州政府算什么?“槟首长经常说州储备金有16亿多,还可以借钱给中央政府,7万令吉只需银行户头转账就可完成,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他也翻旧账挖苦黄伟益,指原本每年天公诞都顺利举行,但去年在州政府和黄伟益搭上一脚后,就闹出很多事端。对此,他指只要有黄伟益在的地方,华社大型节目就变成“闹剧”,或“吃肥肉项目”。另一方面,原先槟州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于今早也准备召开记者会,后因“踩场”事故而被迫延后记者会,择日另办。